东莞彩克电气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769-3331581
邮箱:service@ece-hxf.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数字IC制造: 本土为根

编辑:东莞彩克电气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数字IC制造: 本土为根
后摩尔时代,设计业想要再创辉煌,除了发挥自己的作用,还应有多方面,在设计的开始阶段就应考虑到产业链的上下各环节的合作。选择合适的制造厂、合作伙伴和技术,是设计业公司能否在市场上站住脚的关键所在。借用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王芹生女士的话说就是:“我们现在是一个互赢互惠的时代,现在不可以脱离伙伴。按地区或重点的技术的研讨,甚至是商贸的沟通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数字IC制造本土为根

中国IC(集成电路)需求量的不断增长,是本土制造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据中芯国际(IC“>SMIC)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副总裁汤天申博士介绍,2000年我国IC使用量占世界比重为6.7%;仅仅5年之后,这一数据已超越美国和日本,达到24%;而到了2010年,中国的IC使用量更是占全球总量的1/3,已超过美国与日本之和;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IC使用量将超过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总和。

iSuppli的统计表明,2010年中国IC市场对芯片的总需求量将近270亿美元,但中国本土IC业所能提供的量却还不足80亿美元,预计到2013年,这一差值将大约为217亿美元。显而易见,单单国内市场而言,仍留有很大的空间等待本土IC企业发挥。

半导体产业有其独特的生态方式,其根本在于创新,基础在于大规模生产。对于一家现代的科技公司,推动技术革新的最主要动力是市场的需求、利润的创造,而利润的最大化离不开成本的控制压缩。汤天申指出,半导体产业是依靠量来推动的。成本的降低依赖于出货量的增加、市场规模的扩张,依赖于大规模生产的强化。低成本带来低价格,消费者便得到了实惠,因而对量有了更大的需求,更进一步,开始对功能与品质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促使厂商不断努力推出更多、更好的产品,努力的结果便是技术的不断更新换代。

对于中芯国际来说,成长度最快的是国内业务,预计今年将有约30%的业务来自国内客户,而这一数据去年仅为10%左右。因此,对于未来的规划,中芯国际将扩大面向国内客户的业务。所提供的将不仅仅只是代工,而会是包含设计、封装、测试等的全程技术服务与支持。

作为我国先进工艺的代表之一,中芯国际眼下已有55 nm的产品正在量产,40 nm工艺正在研发之中,预计今年底明年初将推向市场。汤天申说:“光做先进工艺并不行,仍有不少海内外的客户需要90nm以上的工艺,这些工艺仍需强化。”

模拟制造细分市场需要特殊工艺

模拟有别于数字,是一个小量多样的细分市场。在模拟领域内,比拼的是设计能力、设计理念、特殊工艺等,而不是靠压低成本甚至价格战的方式来竞争。“成本是合理成本,应该是由附加价值来定的。”华润上华科技有限公司(CSMC)代理总经理余楚荣说道。在模拟行业,中国已经不能靠量大拉低成本、靠价格战来生存。小量多样能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而且中国市场的小量多样在数量上可以是百万级的。在模拟市场想要获得成功,靠的是细化目标下精准投入,而不是靠庞大的出货量来拉低成本。

在半导体领域内,摩尔定律并非绝对,缩小特征尺寸也不是一切,最重要的是要选择合适的工艺。余楚荣说:“我们现在是超越摩尔定律,就是说我们不追求线宽的缩小,而是能不能满足中国市场的定位。”当前中国市场的热点是低碳、信息和移动互联,在中国的新生市场有一些特殊的工艺、理念可以领先,可以有创意,可以跟设计公司一起打出第一、第二。”

余楚荣认为,每代制程生命很短,模拟领域如果过分追求制程,会造成浪费,许多IC并不一定需要最先进的工艺。所以,华润上华所专注的主要是特殊工艺,看准某一成熟工艺在市场应用方面的需求,将其潜能充分发挥和利用起来。“如果我们有很成熟的工艺、IP(知识产权)和平台,给客户一个很好的环境,可能更能培养一批IC设计人员,使他们在我们的设计里创新,在我们的产品应用领域来创新。”

关于先进工艺:“不是我们不会做(先进工艺),而是我们没有做的优势。”余楚荣称在模拟工艺的某些方面,华润上华已经走在世界前列,有一些国外同行所没有的特色工艺。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树立起中国品牌的新形象,这一路途很艰辛,但意义也很深远。对于模拟IC制造,“有两关要过,第一关是IP,第二关是服务。”积极自主创新,发展自身的特色工艺,方能稳健地跨越IP的障碍,同时也真正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积累。我们要和国际先进企业比速度够快、缺陷率够低、成品率够高、品质够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而不是单纯的比成本够低,甚至是简单粗暴的价格战。国内的企业和国际先进企业相比,仍有很大的学习和提升的空间。

谈到管理模式的问题时,余楚荣说道:“符合中国的都好。”各地企业,不管是美国、欧洲、日本,还是中国的香港、台湾,其管理模式有各自的优点和可取之处,但也不应全盘照搬。中国大陆的传统管理模式是建立在中华传统文化之上的,灵活而有人情味,常常有一个领袖式的灵魂人物。而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在管理上其实是同时吸收和结合了东西方管理模式的特点,有许多值得学习之处,需要我们去不断挖掘。
上一条:半导体材料将走向“纳米化” 下一条:Combo chips,还有什么是不可以集成的?